生物技术股市低迷:冬季还是冰川纪?

2016-02-16 绿谷生物 美中药源/路人丙
浏览

今天著名生物技术投资人Bruce Booth在福布斯发布文章分析过去3年上市的生物技术公司表现。据他统计2013-2016年间上市的生物技术公司有74%现在股价低于发行价,所有新上市公司股价都低于峰值至少20%以上,中值跌幅为70%(相对峰值)。而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跌幅为37%,可见这些年轻小公司受股市波动影响更为显着。Booth长期看好生物技术,因为制药工业仍然注重创新,生物技术基础牢固。现在只是短暂处于寒冷的冬季,春天不会远了。

Booth是个永久的革命乐观主义者。就在一个月之前他还在自然杂志撰文认为这次牛市可能和以前的生物技术泡沫有本质不同,虽然当时股市已经开始下滑。估计那篇文章写于阳光灿烂的日子,但发表时市场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股市波动是正常现象,如同四季轮回。但Booth当时认为2015年生物技术股票的春暖花开不是因为正好处于春季,而是因为全球变暖,以后的冬天会越来越短。

那么现在股市的寒流是他预测的短暂冬季还是全球变暖根本不存在,甚至又一个冰川纪即将来临?毫无疑问这次生物技术大潮和颠覆性产品联系更加紧密,但是现在制药工业也面临前所未有的限价压力。就连PCSK9抑制剂、心衰药物Entresto都难以很快得到支付部门的认同。PCSK9抑制剂有非常可靠的基因学数据支持,大幅度降低现在最为可靠的血液指标LDL。Entresto在临床试验中显示比标准疗法(而不是安慰剂)显着改善心衰病人生存率,而心脏病是现在头号健康杀手,心衰领域20年来没出现一个真正新药出现。如果这样的药物已经开始受到支付部门挤压,整个制药行业的盈利能力显然会受到投资者质疑。

现在美国的大选扑朔迷离,两个极端候选人有可能最后胜出。如果Sanders最后成为美国总统,制药工业将面临类似冰川期的压力。虽然总统一时无法彻底改变支付模式,但是他可以给国会施加巨大压力。尽管研发成本上升是药价上涨的绝对驱动力(因为药厂的投资回报在快速下降),但现在美国公众对药价普遍不满,所以Sanders有相当的群众基础。20年前曾有职业摔跤选手当选明州州长,所以Sanders和Trump其中一人成为总统并非没有可能。

所以尽管科学技术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生物技术公司的生存环境却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一个冰川纪的出现也不完全是无稽之谈。虽然全球股市受宏观经济波动的影响都在调整,但道琼斯指数只比峰值下降15%,所以相当部分生物技术股票下跌是因为对这个特殊行业的担心。当然冰川纪也会有几剪寒梅存活下来,只是大家对什么样的产品能生存下来要心中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