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学者强烈谴责基因编辑婴儿 始作俑者说无悔?

2018-11-27 绿谷生物 每日经济新闻
浏览

当天空崩塌了一角,女娲要花整整四年才能炼石补天;当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接踵而至的灾祸便降临人间,无可挽回。

11月26日,人民网等媒体报道,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女婴已于本月在中国健康诞生。特殊的是,他们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

 

消息一出,举世皆惊:朋友圈、微博刷屏热搜;普罗大众、科普作者、生物学家众说纷纭;技术安全、人伦纲常、生命哲学,各个角度的疑问和困惑让一些人忧心忡忡。。。

然而在喧嚣背后,抛出这个重磅消息的中国科学家贺建奎似乎在刻意回避着镁光灯:截至北京时间27日凌晨,除了对美联社(AP)留下短短几句评论外,贺建奎并未回复海内外诸多媒体的置评请求。

 

根据行程安排,贺建奎将在明天(28日)上午11点半出席在香港举行的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他计划现场展示在幼鼠、猴和人类胚胎上取得的实验数据。

也许要等到那时,世人方能更好地一睹这位手术“操刀者”的庐山真面目。

贺建奎其人:学而优则商

公开资料显示,贺建奎于2006年获得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物理学学士学位;2010年获得美国莱斯大学生物物理学博士学位,期间师从迈克尔·蒂姆教授;2011-2012年间于美国斯坦福大学就读博士后,从事基因测序研究。

 

2010年贺建奎同时获得中国留学基金委颁发的“国家优秀自费留学生奖”以及美国科学促进协会年度优秀论文奖,其学术能力毋庸置疑;

2012年,学成归国的贺建奎入选深圳市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孔雀计划”,年仅28岁就成为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并开设了自己的实验室。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注意到,蒂姆教授至少在两个方面对贺建奎后来的人生走向有着重要影响:

首先,据蒂姆教授自己对美国媒体披露,他在贺建奎回国后还与之保持着实验项目上的合作,并曾亲自来中国考察。

而相比主流科学界,蒂姆教授对待基因编辑技术的态度更为开放,他甚至认为通过修改基因而获得免疫跟“打疫苗也没什么两样”。蒂姆也曾作证,当贺建奎团队在北京某艾滋病团体招募志愿者时,他在场见证了艾滋病患者同意胚胎实验。

 

其次,蒂姆教授不仅在基因工程领域堪称学术泰斗,曾获得美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生涯成就大奖,他同时也是一位商界老手。据彭博社资料,蒂姆不仅在当地创办了一家医疗设备公司,并且在3家公司出任高管,投资版图更是横跨多个行业。

贺建奎曾对媒体表示过,他原本认为致力于学术就该过清贫的生活,但在赴美留学期间“他的人生观被颠覆了”。

 

贺建奎回国后,在专注基因技术研究的同时,也在不断扩展商业版图。

天眼查数据显示,贺建奎作为股东在7家公司持股。其中,他在2012年创办了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海基因”),目前担任法人代表和总经理,经历两轮融资后持股比例稀释至27.42%;贺建奎同时在深圳因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持股份额未知。

 

今年4月19日,瀚海基因宣布完成2.18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由同晟资本领投,希夷资产跟投。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注意到,瀚海基因公司官网上,关于贺建奎的消息无处不在。

贺建奎自辩:请别叫他们“定制婴儿”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11月26日,满世界的媒体都在寻找贺建奎的踪迹。有意思的是,贺建奎虽然没有露面,但在北京时间当天中午12点左右,他的团队在YouTube、优酷等平台上传了一组视频,由贺建奎出面向观众述说了自己的心声。

 

在视频里,贺建奎简短地谈论到了基因技术的选择、实验初衷、技术安全性以及伦理道德原则等方面的话题。对于露露和娜娜这对婴儿,贺建奎呼吁世人不要称呼他们为“定制婴儿”(designer baby)。

“把这些孩子叫做“定制宝宝”是错误的,这对有遗传疾病的父母来说是一种侮辱,这是在制造恐惧和厌恶的情绪。

孩子的成长不能被设计,而这也非父母的本意。仅仅2万分之一的基因误差,就可能导致父母携带着致命的遗传疾病。如果我们有能力帮助这些父母去保护他们的孩子,我们就不能见死不救。”

 

至于外界普遍质疑基因编辑技术会人为制造出“超人宝宝”,贺建奎在视频中也做出答复。

“不管是对人类胚胎还是成熟基因的修改,都无法降低父母对孩子无责任的爱。

我们拒绝基因增强、性别选择或是改变皮肤和眼睛的颜色,因为这些都不是爱。”

贺建奎甚至表示,“历史将会证明,伦理站在我们这一边。”

 

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实验室的网页则列举了五项“核心价值观”,其中也提到该团队“不会牺牲孩子的未来福祉和自由意志”,也不会参与“基因提升、美化外貌、性别筛选”等活动。

不过截至北京时间27日凌晨2点,贺建奎实验室的视频账号在优酷平台已经搜索不到,而YouTube平台也关闭了相关视频的评论区。

 

全球学术界集体谴责

对于贺建奎在视频中的自我辩护,主流学术界并不买账。

26日晚间,来自斯坦福、麻省理工、中科院、北大等海内外顶尖机构的122位中国科学家发布联署声明,强烈谴责贺建奎贸然对可遗传的人体胚胎基因做任何编辑尝试。声明中称:这项所谓研究的生物医学伦理审查形同虚设,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形容。

声明中科学家们担忧,这项实验“对人类群体的潜在风险和危害是不可估量的。”

 

此外,一批学者也在英国科学媒介中心发出反对声音。牛津大学应用伦理学中心主任萨乌勒索斯表示,

“这些健康的婴儿被用作遗传实验的豚鼠,这跟俄罗斯轮盘赌没什么区别。”

哈佛大学干细胞研究中心的穆索努拉教授认为,在拥有阻断疗法的当今,艾滋病远非一定会致命的疾病。况且对于世界广大贫穷地区来说,完全有比基因编辑更便宜的艾滋病疗法。相反为了获得艾滋病免疫(况且并不能肯定免疫),基因编辑婴儿被暴露在未知的疾病风险中,则是完完全全“得不偿失”。

伦敦国王学院教授伊尔舍表示,基因编辑在技术实现上并不困难,他怀疑贺建奎是为了夺得“世界首例”名头,实现个人野心,将婴儿的生命安全抛之脑后。

 

英国努菲尔德生物科技协会也强烈谴责贺建奎的做法,认为此举不单影响到做基因手术的个体,更影响到“人类社会全体成员”。而可怕的是,我们目前对基因编辑技术可能带来的潜在后果知之甚至。

南科大:贺建奎已停薪留职

事件影响持续发酵之后,相关各方也紧急撇清与贺建奎团队的关联。

11月26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致电深圳和美儿科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实验不是我们这边做的,孩子也不是在我们医院出生的。”

11月26日晚,南方科技大学发表情况声明,宣布贺建奎已于2018年2月1日停薪留职。贺建奎的实验未向学校和所在生物系报告,学校和生物系对此不知情。对于将基因编辑技术用于人体胚胎研究的做法,生物系学术委员会认为其严重违背了学术伦理和学术规范。

 

26日深夜,深圳科创委辟谣称,从未立项资助“CCR5基因编辑”、“HIV免疫基因CCR5胚胎基因编辑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估”等自由探索项目,亦未资助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覃金洲及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在该领域的科技计划项目。

 

此外,国家卫健委官网表示高度重视,立即要求广东省卫健委认真调查核实,本着对人民健康高度负责和科学原则,依法依规处理,并及时向社会公开结果。

广东卫健委、深圳卫计委两级部门也先后表态。广东卫健委表示,高度关注“基因编辑婴儿”一事,已组织力量展开调查;深圳卫计委表示,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已启动对该事件涉及伦理问题的调查。

26日,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对央广新闻表示,此前并未收到该项试验的伦理审查报备,目前正在开会讨论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