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大生物赴港上市:毛利率超80% 曾卷入6起行贿案

2018-11-15 绿谷生物 医谷
浏览

 今年对于疫苗而言是波诡云谲的一年,先是有长生生物的问题疫苗案,接着是国家出台了针对疫苗的专项政策,对疫苗的研制和上市许可、疫苗生产和批签发、上市后研究和管理常反应监测与补偿等多个方面作出了具体要求和规定。由此,疫苗企业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

近日,同样来自东北的疫苗龙头生产企业成大生物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此前,成大生物曾于2014年底在新三板挂牌上市,如若此次港股上市成功,成大生物或将成为“新三板+H”第一股。(今年4月,港交所与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公司签订合作备忘录,允许符合香港上市条件的公司以“新三板+H”模式在两地同时上市

招股书显示,成大生物是成大集团、成大科技及辽宁所于2002年成立的一家公司,控股股东为A股上市公司辽宁成大(截止2018年9月底,辽宁成大持有成大生物60.54%股权),也是全球最大的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企业。

据了解,成大生物的核心产品为为人用狂犬病疫苗及灭活乙脑疫苗,其中,人用狂犬病疫苗是成大生物最大的收入来源,自2008年起成大生物的人用狂犬病疫苗国内市场占有率就一直稳居行业第一,近两年,公司最大的追赶者就是长生生物,2017年长生生物的市场占有率达到28.2%,一度逼近成大生物。

通过招股书查询发现,成大生物从2005年已连续13年实现盈利,并且在过去3年里实现营收和净利润的持续增长,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9.4亿元、10.26亿元、12.72亿元和6.6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58亿元、5.13亿元、5.55亿元和2.83亿元。过去3年,成大生物营收年复合增长率为16.31%,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为10.14%。

仅仅在今年上半年,成大生物就分别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6.66亿元和2.99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13.86%和14.2%。同时,自今年7月下旬起,由于长生疫苗造假事件导致国内人用狂犬病疫苗出现短缺,成大生物的相关产品销量因而上升。今年第三季度,成大生物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增长了14.89%和9.27%,扣非净利润则暴涨187.27%。

值得一提的是,2015-2017年及2018上半年,成大生物的毛利率分别为84.2%、83%、84.4%和83.3%。据招股书的披露,成大生物人用狂犬病疫苗的收入占比均在85%以上,而乙脑疫苗的收入占比仅在10%左右,这也说明狂犬疫苗的利润率非常高,而跟高利润相匹配的一定会是强大的市场需求度和容量。

因狂犬病的高发,病死率极高,疫苗市场需求很大。近年来,国内狂犬疫苗每年的批签发总数量维持在6000-8000万支,即1200-1600万人份,市场使用量较大,从各类狂犬疫苗产值来看:2017年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产值最大,达41.7亿元,其次为人用狂犬病疫苗(地鼠肾细胞)3.4亿元,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则为2.5亿元。

目前,Vero细胞纯化狂犬疫苗仍是国内使用的主流疫苗,2017年市占比(数量)约90%,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疫苗由于产能问题,2017年仅批签发99.5万支。以批签发数量为口径,根据各年各种类狂犬疫苗的采购均价计算,国内狂犬疫苗年产值维持在30-50亿元之间,2017年位列国内疫苗之首,市场空间巨大。

一边是亮闪闪的数据业绩,而另一边却是卷入6起行贿案的黑历史。

今年7月,长生生物问题疫苗事件爆发,公司发展停滞。据媒体报道,在疫苗销售过程中,长生生物涉入数十起行贿案,而这样的情况也存在于成大生物。

根据财联社的报道,从2014年至今的4年时间里,成大生物的人用狂犬病疫苗一共涉入6起行贿案,涉案地区包括山东烟台、湖南益阳、江苏南京、四川绵阳安县、四川绵阳盐亭县等地。案件中出现的最多模式是,为了获得疫苗的优先采购或更大的采购份额,疫苗销售人员给作为疫苗采购方的疾控中心、基层卫生院负责人提供回扣,少则几百几千元,多则数万元。

在这6起疫苗行贿案中,情节最严重以及涉案金额最大的莫过于,成大生物庄某向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原处长尹红章行贿107万元,最终使尹红章对成大生物狂犬疫苗的审批开绿灯。

司法文书记载,2002年,成大生物从国外引进了发酵罐技术生产狂犬病疫苗,并以此向国家食药监总局提出临床试验申请,在此过程中,尹红章与成大生物总经理庄某相识。2009年,在成大生物的上述申请被批准后,庄某将一个装有现金2万元的信封送至尹红章家中。2010年,成大生物向国家食药监总局申请人用狂犬病疫苗“2-1-1”注射方式,庄某称审批速度太慢,在尹红章调任药品评审中心副主任后,想尽快推动评审进程。由于公司申报的临床试验方案缺少一次实验数据,在第一次审评会议中,药品评审中心内部对此有不同意见,于是在第二次审评会议上,在尹红章推动下,公司的申请顺利通过。此后不久,庄某为感谢尹红章,将100万元以经营期货为名汇至尹某甲(尹红章儿子)账户中,尹红章得知此事后,予以默认。

成大生物通过贿赂原国家食药监局主管官员,在狂犬疫苗的审批上蒙混过关,所幸疫苗本身质量无碍,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但是,在事关人命的狂犬疫苗上,任何的弄虚作假都是极其严重的事情。

至于上述诉讼和行贿案件是否会影响成大生物的赴港上市进程?成大生物一位高层表示:“目前正处于上市前的缄默期,不方便回答提问,有关上市进度还请关注相关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