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山甲”也许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爆发的直接源头

2020-02-17 绿谷生物 ibioo.Com
浏览

最近,来自中国的研究人员调查发现,濒危的穿山甲可能是蝙蝠和人类之间“缺失的一环”,但其他科学家表示,目前搜寻工作还没有结束;一项更早的研究则指向了蛇,而武汉野生动物市场上仍然有很多被认为是疫情爆发地的候选物种,2002-2003年爆发的SARS就涉及了另外一种冠状病毒,其是由麝猫传播给人类的。

缺失的一环:穿山甲

许多动物都能将病毒传播给其它物种,而且几乎所有与人类传染的冠状病毒毒株都起源于野生动物,蝙蝠是已知的新型冠状病毒的携带者,目前这种病毒已经感染了至少3.1万人(新闻报到时的数据),并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超过630人死亡,其中大部分发生在中国;最近的一项遗传研究分析研究,目前在人类中传播的病毒毒株与蝙蝠机体中的病毒有着96%的相似性。

但根据巴斯德研究所的研究数据显示,这种疾病可能并不会通过蝙蝠直接传播到人群中,其中有一种动物或许处于中间环节;多项研究表明,蝙蝠体内的病毒缺乏必要的硬件来锚定人类的细胞受体,但目前研究人员并不清楚处于中间关键环节的动物。研究者认为,中间环节的动物可能是哺乳动物,也可能属于獾的家族,据新华社报道,华南农业大学的研究人员在对1000多个野生动物的样本进行分析后发现,穿山甲体内的病毒序列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机体病毒的基因组序列有着99%的相似性,但其他专家表示应该对这一结论持谨慎态度。

剑桥大学的研究者James Wood表示,这或许并非是科学证据,对动物宿主的调查极其重要,但结果或许会在后期进行公布;仅仅报告病毒RNA序列的相似性为99%以上显然是不够的;

徒劳无功?

为了确定罪魁祸首,研究人员就需要对市场上售卖的每一种动物进行检测,显然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已经永久关闭了。法国研究与发展协会的病毒学家Martine Peeters就通过研究发现,或许是蝙蝠将病毒传播给了人类;Martine Peeters曾经鉴别出了传播埃博拉病毒的动物宿主;他表示,在埃博拉研究期间他们从非洲几个地方收集了数千只蝙蝠进行研究,当然了,中国的研究人员也能这样进行研究。

为何很重要?

尽管对于这次疫情而言或许已经为时过晚,但识别出新型冠状病毒的携带宿主动物或许对于未来有效防治此类疫情爆发至关重要,比如在SARS流行期间中国政府就宣布禁止售卖麝猫;相关研究可能与SARS的研究一样,或许研究人员会很快得到结果,当然可能也会花费数年时间。

埃博拉的研究始于1976年,直到2005年研究人员才首次发表相关的研究成果;一个决定性的因素可能就是同一物种被感染的百分比,如果这个比例很低,比如不到1%的话,那显然就会降低个体被感染的机会。

如何预防未来的爆发?

新型冠状病毒只是人类食用携带病毒野生动物可能造成灾难性后果的最新案例,目前中国政府需要采取重大的措施来禁止在市场上售卖野生动物,目前北京已经开始实施这一政策,但也只是在上个月疫情失控的情况下才采取了这样的措施。来自法国国家科学中心的研究者Francois Renaud表示,每次我们试着把火扑灭,一旦其被扑灭了,我们就等着下一次继续灭火;他建议我们应该列出一份监测清单,详细描述所有可能将病毒传播给人类的动物,这样以后在流行病学来临之前对这些动物进行观察研究,这样我们才能掌握主动权,有效遏制疫情进展势头。

参考资料:

Pangolin Suspect #1 as direct source of coronavirus outbrea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