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揭示一种新的炎症控制机制

2018-10-21 绿谷生物 Science
浏览

 在遭受感染或组织损伤后,炎症性免疫反应攻击这种感染并修复受损组织。然而,有时过量的炎症会产生相反的效果:在一种称为免疫病理反应(immunopathology)的过程中,这会增加组织损伤。如今,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西班牙国家心血管病研究中心(Centro Nacional de Investigaciones Cardiovasculares, CNIC)的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新的炎症控制机制,它展示了如何控制由这种炎症性免疫反应造成的组织损伤。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2018年10月19日的Scienc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DNGR-1 in dendritic cells limits tissue damage by dampening neutrophil recruitment”。论文通信作者为西班牙国家心血管病研究中心的David Sancho和Carlos del Fresno。

图片来自Science, doi:10.1126/science.aan8423。
 

炎症是一种促进将免疫细胞招募到损伤部位的防御机制:比如,胰腺炎期间的胰腺,白色念珠菌感染后的肾脏,或心肌梗塞期间的心脏。这些免疫细胞的功能是消除引起炎症的损伤来源,从而有助于促进组织修复。

Sancho说,“首批到达感染或炎症部位的免疫细胞是中性粒细胞,而且这些细胞的任务是消除这个问题的根源。然而,中性粒细胞非常具有破坏性,不仅作用于传染性病原体,而且也破坏受损组织。由我们自己的防御系统造成的这种组织损伤称为免疫病理反应。因此,理解我们的免疫系统如何能够控制中性粒细胞炎症反应从而阻止它破坏我们自己的组织是很重要的。这项新的研究证实中性粒细胞浸润到组织中是由树突细胞控制着的。这些树突细胞在指导T淋巴细胞的特异性反应中发挥重要作用是众所周知的。这项新的研究表明,树突细胞调节中性粒细胞浸润有助于避免过度的组织损伤。”

中性粒细胞

del Fresno说,“树突细胞通过释放趋化因子Mip-2等因子吸引中性粒细胞进入炎性病灶(inflammatory focus)。与此同时,这些树突细胞也表达表面受体DNGR-1。这种细胞表面分子通过识别仅在细胞遭受损伤或发生“破裂”时才能接触到的细胞成分来检测组织损伤。当DNGR-1检测到受损组织时,它会降低树突细胞产生Mip-2的能力,从而限制中性粒细胞浸润到受损器官中。这种机制阻止可能危及生命的组织损伤扩大。”

论文共同作者、西班牙国家心血管病研究中心的Paula Saz强调了理解免疫系统调节的重要性:它既可起着积极的作用,有利于对抗感染或癌症,促进组织修复,它也可起着消极的作用,在感染期间导致过度炎症以及导致过敏反应或主要的自身免疫疾病。“这种平衡总是存在于免疫系统中,而且了解如何控制它是利用免疫成分对抗许多疾病的关键。”

这项新的研究是在小鼠模型中开展的,这是唯一一个能够重现所研究的感染和炎症过程复杂性的实验系统。这种小鼠模型能够提供了关于如何调节由我们自己的防御系统产生的有害免疫病理反应的重要见解。据这些研究人员的说法,对这个领域的了解尤其适用于以大量中性粒细胞浸润为特征的疾病,不论是对感染还是对组织损伤作出的反应,比如正如在心脏病发作中发生的情形。

参考资料:

Carlos del Fresno1,*,†, Paula Saz-Leal1,*, Michel Enamorado et al. DNGR-1 in dendritic cells limits tissue damage by dampening neutrophil recruitment. Science, 19 October 2018, 362(6412):351-356, doi:10.1126/science.aan8423.

Fabián Salazar, Gordon D. Brown. A friendly danger. Science, 19 October 2018, 362(6412):292-293, doi:10.1126/science.aav3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