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序列揭示非洲人早期历史

2018-11-01 绿谷生物 中国科学报
浏览

人类在非洲的早期历史正日益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一项新的研究对源自这片大陆的十几个族群的180个基因组进行了研究,其中一些基因组之前从未被分析过。

初步研究结果表明,在4万多年前,其中两个族群(桑人和巴卡人)的规模相当于当时其他族群的两倍,并且这两个族群生活在中东部非洲或南部非洲。

研究人员在美国人类遗传学协会日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市举行的会议上公布了这一尚未发表的研究结果。

联合领导这一项目的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人类遗传学家Sarah Tishkoff说,这是能够代表人类祖先多样性的一个最完整的全基因组测序结果。加上去年发表的对非洲古代人类遗骸的基因分析,最新的数据正在填补早期人类历史的空白。

虽然智人起源于31.5万年前到25万年前的非洲,但遗传学家把他们的注意力几乎完全集中在几万年后向北迁移到欧洲的一小部分非洲人身上了。而一些非洲基因组项目现在正试图解决这种不平衡。

2009年,Tishkoff和她的同事发表了一项研究,评估了今天非洲2000多个族群中的约100人的一小部分基因组。研究结果表明,桑人和巴卡人可能是狩猎采集者的单一世系的后裔。但是Tishkoff需要来自他们和其他族群的完整基因组以验证这一想法。

Tishkoff的团队花了数年时间才获得东非、南非和西非国家政府和机构伦理审查委员会对该项目的批准。Tishkoff和她的同事与当地研究人员合作,向那些打算被纳入该项目的族群介绍遗传学,解释科学家和研究小组可以设法了解他们的早期祖先。其中的许多族群生活在偏远地区——比如埃塞俄比亚西南部的萨布人,遗传学家对他们知之甚少。

在非洲进行基因组学研究可能会引起争议,因此许多从事这方面工作的科学家都会让当地族群参与到研究中来。“非洲人类遗传与健康倡议”是一个由非洲人领导的支持基因组学研究的联盟,它呼吁非洲科学家在这类项目中发挥更实质性的作用。去年,南非的一个土着团体为希望与他们合作的科学家设定了研究伦理准则。

Tishkoff和她的同事与参与其研究的族群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喀麦隆雅温得大学神经学家Alfred Njamnshi说,富拉尼人是一个传统的游牧民族,他们中的一些人对自己的遗传基因能揭示族人的迁移历史很感兴趣。上次他访问一个社区时,与一位年长的富拉尼人进行了交谈。这位富拉尼人回忆起小时候从塞内加尔步行3000公里到达喀麦隆的历程,讲述了他父母的旅行故事。

研究小组发现,近1/5的基因变异之前从未被报道过。这些数据的统计模型表明,过去3万年间,坦桑尼亚的哈德扎人和桑达维人有共同的祖先。

研究结果还表明,在这段时间里,南部非洲的哈德扎人、桑人和中部非洲的巴卡人都是传统的狩猎采集者。Tishkoff说:“我认为我们在非洲主要的狩猎采集群体中看到了一个古老的共同祖先。”

英国伦敦市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古遗传学家Pontus Skoglund表示,其中的一些发现与从8100年前至2500年前的人类遗骸中提取的哈德扎人和桑人混合血统的脱氧核糖核酸(DNA)信息相一致。他说:“我一直在想,从今天的坦桑尼亚到南非,都存在一个相互联系的狩猎采集者群体。”

其他研究人员希望在接受哈德扎人、桑人和巴卡人在地理上重合这一观点之前,能够对这些数据进行更深入的统计分析。英国茵格斯顿市维康·桑格研究所遗传流行病学家Deepti Gurdasani指出,早期的研究几乎没有显示出这些族群是混合在一起的。但她补充说,这是合理的。“非洲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不知道5000年前人类在非洲大陆上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在完成更进一步的分析之后,Tishkoff计划公布结果并公开分享这些被匿名的基因组,这样科学家就可以共享他们的数据了。